《人民的名義》不是孤峰,說說周梅森的一溜扛鼎之作

原創: 馬海明 影視獨舌 (2019-10-16 11:19)

  很多年輕觀眾知道周梅森,是從《人民的名義》開始的。其實,在此之前,他已經在文學和影視兩個領域成績斐然。 

  他是作家。自1978年在《新華日報》發表處女作《家庭新話》起,他就開始了文學創作之路。《沉淪的土地》《莊嚴的毀滅》《黑墳》《此夜漫長》《大捷》等一系列中長篇“歷史生活”小說,為他贏得盛名。

  一個偶然的機會,他一頭扎進了電視劇創作,成為一個類型劇的代名詞。

周梅森 

  《人間正道》《忠誠》《絕對權力》《至高利益》《國家公訴》《我主沉浮》《人民的名義》…...他的一系列作品,構成了一個宏闊的政治劇方陣。

  他是“探險者”。“我永遠不知道我明天會創造出什么,會寫出什么來。一部好的劇本,一部好的小說,應該有這種探險精神,不甘平庸的精神。

  從《人間正道》開始,踏入政治劇創作長河

  《人間正道》是周梅森第一部描寫當代政治社會生活的長篇小說,是他文學轉軌之作。

  在此之前,他創作的多是學界所說的“歷史生活”類小說。“當時央視電視劇制作中心負責人胡恩知道我在寫一部當代題材的小說,就找我約稿,希望能把這部長篇小說改編成電視劇。

  由此,周梅森闖入影視圈,一發不可收拾。

  最初創作小說,要追溯到1994年。彼時,周梅森在基層掛職市政府副秘書長,《人間正道》是他體驗生活后有感而發的產物。

  “這部小說寫了平川市基礎設施欠缺、補課的過程,寫了某些干部不作為、懶作為、不愿做事只想升官的現象。當時我提出一個觀點,不做事就是腐敗。小說發表之后,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小說轉化電視劇,找編劇是一件難事。胡恩與電視劇制作中心文學部主任謝麗虹商議之后,希望周梅森親自來撰寫劇本。

  彼時,在身為作家的周梅森看來,電視劇這一品類,不過如“肥皂劇”般是閑暇之余的消遣玩意,著實難登大雅之堂。“在當時,我認為只有詩歌、小說是正經文學,其他我都不甚在意。坦白講,當時我對電視劇編劇很輕慢,現在想來頗為慚愧。

  揣著“幫人忙”的念頭,周梅森拉來朋友俞黑子,開始《人間正道》的編劇工作。他們只是完成了劇本,并沒有參與之后的拍攝、制作。
       這部由潘小楊執導,鮑國安、宋春麗主演的政治劇,播出效果出乎周梅森的意料。“觀眾的反響非常好,我的小說從一萬冊轉眼賣到了七八萬冊。

  隨后,《人間正道》于1998年獲得第18屆中國電視劇飛天獎一等獎,演員姜華也憑陳忠陽一角奪得當年飛天獎優秀男演員殊榮。

  “今天看來,《人間正道》毛病挺多的,相比起后面的作品,我是不滿意的。當時我根本不懂電視劇,在編劇上沒下多少功夫,稍顯敷衍潦草。這部劇能成功,除了胡恩、謝麗虹以及潘小楊導演的努力,很大程度上是題材取勝。很久沒人寫改革開放中的問題,我第一個寫,給了大家新鮮感。播出后反響不錯,是因為市場需要。這部劇只能說是應運而生而已。

  當時,文學創作也有涉筆基層政治生態的,但用電視劇來全方位書寫這一題材,《人間正道》算是開山之作。

  《人間正道》的成功,也影響著周梅森后來的創作。他忽然認識到,原來電視劇是一門足以影響世道人心的藝術品類,它甚至具有比小說、雜志等出版物更廣闊的市場。

  一個作家、一個描摹當代生活的文字工作者,又如何能忽略這一藝術形式呢?以《人間正道》為路引,周梅森正式踏入政治劇的創作長河之中。

  《忠誠》后開始思考編劇的意義

  1998年,小說《中國制造》在《收獲》上發表,分兩期刊出。這部作品的創作緣由,也和《人間正道》的播出有關。

  當時,巴金先生每晚準時收看這部政治劇。有時候看不完,還錄下來第二天看。他對這部劇激賞不已,通過自己的女兒、時任《收獲》雜志主編的李小林,向周梅森約稿。

  《中國制造》講述了某經濟發達城市在市委領導班子交接過程中所產生的復雜局面,以及由此帶來的問題。小說呼吁政治改革,極具思考力度。

  小說尚未發表,作品的影視版權就被上海文宣部門拿下。后來,《中國制造》接連獲得多項文學大獎。2019年9月23日,入選“新中國70年70部長篇小說典藏”。

  

       改編好的文學作品,更需要好的“二次創作”。為此,上海方面特意請來了導演胡玫。“我很喜歡《雍正王朝》,聽到胡玫執導這部劇,我非常高興。”胡玫執導,張黎擔任總策劃,池小寧負責拍攝,加之周梅森親任編劇,主創團隊就這樣建立起來了。

  新的矛盾也隨之產生。現在回頭看,周梅森已經能用更客觀的心態來講述往事,而當年的“重大矛盾”也成了笑談。

  在劇本的內容方面,胡玫和周梅森分歧很大。胡玫認為電視劇一定要好看,要有強烈的戲劇沖突,要在小說基礎上再加一些劇情。
       周梅森覺得,胡玫對中國當代政治生活不太了解,她設想的某些情節和現實生活有些距離。而且,只要把作品做好、做得真實,不需要“戲說”,也能吸引觀眾。

  “我對《人間正道》和《忠誠》的創作態度恰巧相反。寫前者時,我絲毫不把電視劇當一回事;但到了這部劇,我將它作為藝術品來雕琢。一認真就糾結,這也是矛盾產生的原因。

  “如今看來,胡玫的觀點有她的可取之處,某種程度上是符合市場規律的。我們現在也是好朋友。這給我一個啟示,電視劇是寫給廣大觀眾看的,開頭幾集必須抓住觀眾。即便你有再高深的思想,也要先讓觀眾沉浸進去。
       除劇本分歧之外,最讓周梅森不理解的地方,在于劇名的變更。從小說的創作到作品的拍攝過程中,劇集的名稱一直是《中國制造》。但后來突然換成了《忠誠》。經過雙方相熟的領導的協調,周梅森接受了最終的片名,“不過說到底,這是一種侵權行為,我總歸是有意見的。

  這堅定了周梅森組建自己創作團隊的決心。“《忠誠》拍攝中的種種矛盾,讓我認識到影視創作中編劇地位的軟弱無力。如何改變這種情況,如何主導一部劇的命運,如何最大程度維系作品的審美,成為我嚴肅思考的新命題。

  2003年,是一個收獲期

  2003年,是周梅森的“豐收年”。那一年,他有《絕對權力》《至高利益》《國家公訴》三部政治劇播出。這三部劇,是周梅森思索之后付諸實踐的作品。

  《絕對權力》以“絕對權力必然導致腐敗”作為命題,以“鏡州市”為政治角逐的舞臺,反腐成為重要元素。

  歷經多番思考,周梅森認為導演得是理解他的人,以保證執行過程不走樣。

  于是,籌備之初他找來蔣紹華執導。蔣紹華是制片出身,在影視行業摸爬滾打多年,《絕對權力》是其導演處女作。

       蔣紹華拍出的原始素材多達38集,后來剪成27集的播出版。也正是從這部劇開始,周梅森開始負責自己作品的全面指導工作。

  《絕對權力》戲外故事比戲劇還精彩。這部劇制作完成后,就被專業對口部門斃掉了。“《絕對權力》能播出,要感謝當時國家廣電部的主要負責人,在他的大力支持和百般努力之下,這部劇才得以在保留精髓內核的前提下播出。” 

  《絕對權力》大改好多處措辭,比如劇中人劉重天的職務由“省紀委副書記”改成了“省委副秘書長”。打了諸多補丁后在湖南臺首播,觀眾反響強烈。

  

  這部劇有雷霆萬鈞之力,讓政治劇的格局和銳度陡升。后來無數次在各臺重播。

  剖析其中關鍵,周梅森認為:首先,他借鑒《忠誠》的經驗,故事伊始就沖突不斷、一下子將觀眾抓住;其次,包括唐國強、斯琴高娃、高明在內的演員,表演出色;最后,當時的審看相對寬松,許多緊湊情節和真實事件得以完整展現。

  2002年,《至高利益》和《絕對權力》同時開機,前者的導演是巴特爾。“巴特爾是非常優秀的導演,也是一個很強的導演。吸取了《忠誠》的教訓,我和他們達成了協議:他們不準隨便更改我的劇本,我也不干預導演的二度創作過程。

  

       《至高利益》講述了市委書記李東方面對兩位前任的“政績工程”所造成的種種嚴重后果,果斷無畏地進行一系列重大改革的故事。

  相比起周梅森其他的作品,只在央視播出一次的《至高利益》傳播相對小眾。但在他看來,《至高利益》所反映問題的深度和廣度,在其作品中少有。巴特爾拍得比較內收,孫海英演得比較內斂,都對。

  到了《國家公訴》,周梅森身兼數職,他既是編劇、藝術總監,又是這部劇的出品人、總制片人。
       導演依舊是“老熟人”蔣紹華。周梅森與蔣紹華建立起長期合作關系,后來的《我主沉浮》《我本英雄》也由蔣紹華操刀。“我們的合作不僅是作品的合作,也包括股權的合作,盈利大家一起盈利,虧損大家一起虧損。

  這部劇講述了在一場縱火案調查中,檢察長葉子菁沖破重重阻力,揭露出副省長王長恭收受賄賂真相,并最終將其繩之以法的故事。此劇于2003年12月29日在上海東方電影頻道播出。

  熟悉周梅森的觀眾知道,他的作品中有頗多熟面孔。斯琴高娃算一個,在《絕對權力》中,她飾演缺乏政治道德、權力欲熏心的女市長趙芬芳;后來又在《國家公訴》中飾演正氣凜然的女檢察長葉子菁。
       “葉子菁這個角色是為斯琴高娃量身定做的,她演完反派之后和我開玩笑,說形象被毀了,讓我給她扭轉過來。后來才有了《國家公訴》。

  陳逸恒也是一個。參演《絕對權力》之前,他是TVB配音組的配音演員,曾在《大時代》中為丁蟹配音。在《絕對權力》中,他飾演女市長趙芬芳的丈夫錢初成。戲份不多,其演技卻獲得了不少觀眾的認可,這也堅定著他從配音到演戲轉型的決心。

  

  《國家公訴》中的王長恭,被陳逸恒演活了。會上裝腔作勢,大唱高調,會下以權謀私,腐敗透頂。后來,他又連續參演周梅森的作品,在《我主沉浮》《我本英雄》中出演男一號——省長趙安邦。

  周梅森的政治劇創作“哲學”

  自《國家公訴》養成的“自編自投”習慣,沿襲到了周梅森后來的作品之中。

  2005年播出的《我主沉浮》和2009年播出的《我本英雄》,是其“文山三部曲”的前兩部。這兩部作品,也由他自己出資。“雖然由我出資,但我的作品從來沒有虧損的時候。像《國家公訴》開機之前,拍攝的成本就拿回來了。《我本英雄》雖然遇到題材限制,但整體也是不賺不賠,沒有出現‘折本出手’的情況。

  

  既是成功的編劇,又是成功的出品人,在國內并不常見。“為什么我能這么干?我認為由先天條件決定。第一,我是作家,我的作品全是我的小說改編的,我只改我自己的小說;第二,我又是一個成功的編劇,我不需要別的編劇來改編我的作品;第三,我對中國經濟非常熟悉,我在資本證券市場和實體經濟企業都有相應的管理經驗。

  不過,縱然作品的投資回報率絕佳,但在周梅森看來,反腐題材政治劇的黃金時代已經過去。2004年廣電總局下發“反腐、涉案劇不上黃金檔”通知之后,《我本英雄》長達兩年的審核,讓他放棄創作第三部《我是太陽》。“出品人和編劇不一樣,出品人要運營、要盈利,就得審時度勢,否則遲早跌跟頭。
       封筆八年之后,時局發生變化。“蒼蠅老虎一起打”的做法,使得反腐劇又迎來新的轉機。《人民的名義》應運而生。雖然這是一部“命題作文”,但其中暗藏著《我是太陽》的積累。

  《人民的名義》的影響力無需多說,它打破了十年來的所有收視紀錄,在網上也是盛極一時。但它并不是周梅森創作中的奇峰突起,而是眾多山峰中的一座,厚積薄發加天時地利,攀上了影響力的巔峰。

  盡管暌違政治劇八年,周梅森的創作激情卻從未消減。“對我們國家的經濟改革、政治改革的關注,對社會熱點問題的觀察,是我與生俱來的敏感點。只要觸碰到這些方面,都會引起我的創作激情,調動我的人生經驗和生活積累。” 


 

  “和某些編劇不同,我不是萬能編劇,我只會寫一個題材,那就是當代政治社會題材。這20年來,我每天關注我們國家的社會現實,關注老百姓的生存狀況。”在周梅森看來,關注生活,是現實主義作品創作的源泉。

  “不客氣地說,我看完現在某些所謂現實主義的作品,感到很悲哀。這些作品,一眼就可以看出,它是編劇關在賓館里攢出來的東西。它不是火熱的、生機勃勃的,不來自現實生活。血管里流出來的是血,水管里流出來的是水。賓館里攢出來的東西,不論思想理念多么健康,多么正能量,都逃脫不開骨子里的那份虛假。
       即便參與影視劇創作多年,但周梅森依舊將自己視為一個作家。“我不是所謂的工業化制作者,我最討厭橋段二字,這不就是套路嗎?我是一個以興趣為創作導向的作家。我只創作我喜歡的東西,環境不合適我可以八年、十年不寫,但只要寫,我就要創作自己喜歡的、來源于現實生活的內容。

  “人民”系列第二部《人民的財產》目前已經制作完成。這部劇不再正面論及官場生態,而是把國有資產管理者作為戲劇主角,探討了改革發展中的新問題。期待這部劇早日現身熒屏。

  【文/馬海明

中國作家網 巴金文學館 新華網副刊 新華網圖書頻道 新聞出版總署 中國詩歌網 中國國家圖書館 湖南作家網 廣東作家網 作家網 北京作家網 山東作家網 貴州作家網 中國藝術批評 中國文聯網 浙江作家網 上海作家網 蘇州文學藝術網 湖北作家網 遼寧作家網 河北作家網 中國詩詞學會 海南省作協 陜西作家網 江蘇文化網 鐘山雜志社 張家港作家協會 江西散文網 中華原創兒童文學網 福建作家網 鳳鳴軒小說網 百家講壇網 東北作家網 四川作家網 中國報告文學網 醉里挑燈文學網站 忽然花開文學網站 東方旅游文化網 宿遷文藝家網 浙江蕭然校園文學網 張家港文學藝術網 江蘇散文網 中國詩歌網 江陰作家協會網

快乐十分20选8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