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評委談茅獎 |汪政:奏響新時代的黃鐘大呂

(2019-08-20 11:48)

  第十屆茅盾文學獎的評選結果剛一公布,就引起了熱議,這很正常。作為一種自覺而成熟的文學獎,“茅獎”必定有自己的評獎標準和文學價值立場,并通過對這些標準與立場的堅守逐漸形成自己的個性和權威,自然會引來多方的關注、對話。

汪政汪政

  目前,全國各級各類的文學評獎很多,這是文學繁榮的顯著標志。從理論上講,文學評獎越多越好,正是因為有了不同的文學獎項,豐富的文學立場、文學主張與文學風格才有了表達與強調的通道,才會推動形成文學多樣統一的可持續發展的生態。而在眾多的文學獎項中,總有一些獎項風神獨具,為文學界內外所矚目,成為文學主潮的引領者,茅盾文學獎就是其中之一。“茅獎”迄今已舉辦十屆,經過幾十年的錘煉,形成了穩定的價值定位與美學自信,在主流文學觀的倡導、人民審美要求的體現、文學傳統的堅守和兼容并蓄的文學平衡上功不可沒,與當下眾多的文學獎和而不同地共同支撐起當代中國的文學共同體。

  江蘇文學對“茅獎”的貢獻有目共睹,幾乎每屆都有參與者,特別是近幾屆,參加作家之眾、參評作品之多在全國名列前茅。“茅獎”參評作品由中國作協團體會員和具有長篇小說發表與出版資質的出版社和雜志社組織申報,每家單位只有三部申報名額。所以,能進入評選的作品已是經過了申報單位的反復權衡與嚴苛挑選。目前,全國每年出版的長篇小說接近萬部,“茅獎”的評選周期為四年,因此,參評本屆“茅獎”的兩百多部作品是從四年間數萬種作品中挑選出來的優秀者,而江蘇作家的作品之所以能有那么大的參評量,本身不僅體現了江蘇的長篇小說創作量,更表現了這些作品的水平、競爭力和文學機構對江蘇作品的鐘愛與厚望。

葉兆言《刻骨銘心》進入本屆“茅獎”前十
葉兆言《刻骨銘心》進入本屆“茅獎”前十

  從這幾屆“茅獎”的評審情況看,江蘇長篇小說的確實力不俗,始終保持強勁的沖獎勢頭。就本屆而言,從最后的十部提名作品中,我們不難看出江蘇長篇小說的實力。提名作品之一葉兆言《刻骨銘心》,將目光投向了上世紀二三十年代的中國歷史,軍閥混戰,日軍侵華,南京處于這一切的風口浪尖上。小說寫刻骨銘心的歷史、刻骨銘心的城市、刻骨銘心的人物命運,一個個有血有肉的人躍然紙上,不同人物的不同生活匯合到一起,組成了大歷史的潮流。作品典型地體現了葉兆言對歷史的體悟,它是文學化的歷史,是以人為本的歷史,英雄也好,平民也罷,唯有寫出了人,才寫出了活的歷史,寫出了歷史的必然與偶然的統一,寫出不同力量的合力對歷史的作用。葉兆言以文學的形象化表達生動詮釋了歷史唯物主義的真理。

  憑借《北上》進入前十并最終摘獎的徐則臣也是江蘇籍作家。他出身江蘇東海,現為《人民文學》雜志副主編,也是江蘇省作家協會的合同制作家。徐則臣的獲獎意義重大,不僅反映了江蘇文學人才的優勢,也是江蘇文藝人才隊伍建設與文藝精品創作機制改革的成果。此次參評“茅獎”的江蘇作品中,范小青的《滅藉記》以現代主義的手法寫出了當代人的生存困境,趙本夫的《天漏邑》是一部現實與歷史交替的傳奇,儲福金的《念頭》以改革開放為背景,寫出了生活與人心的變遷,葉彌的《風流圖卷》對特殊年代的日常生活作了精致而深刻的再現,葉煒的《鄉土三部曲》則注目中國的土地與土地上的人們,是一部有史詩追求的作品。這些長篇小說出版后都得到了讀者和專家的充分肯定,產生了廣泛影響,同樣也得到了評委們的高度評價。從這幾屆“茅獎”中江蘇取得的成績和江蘇文學的實際創作情形看,可以說,江蘇是文學大省,是長篇小說大省。

  最終摘得本屆“茅獎”的五部作品或在題材,或在主題,或在長篇小說文體,或者在其他藝術形式上閃爍著特殊的光芒。

梁曉聲梁曉聲

  梁曉聲《人世間》是他與長篇小說揆隔多年的回歸之作,它的最大亮點是對中國傳統倫理的弘揚和對善的書寫。它是一部現實主義的優秀之作,是對當代中國幾十年歷史變遷的記錄,它對好人形象的塑造尤為引人注目。小說中的周氏兄妹為中國當代文學形象譜系增添了平民好人一族,這樣的好人書寫對當下中國文化的意義非同一般,起到了價值引領的作用,是真正意義上叫好又叫座的作品。

  徐懷中《牽風記》的獨特之處在于,它是一部不一樣的戰爭題材作品,沒有多少正面戰場的描寫,也沒有塑造出我們常見的戰場英雄。它另辟蹊徑,寫人性,人情,人天性中的美好。從內容上說,它有著現實主義的勇氣,打撈出了遺忘的歷史,而從美學上說,它有著浪漫主義的魅力,這是一種久違的文學風格。作品的人物之美,詩意之氤氳,意象之空靈,語言之灑脫,以及創作主體修煉至今的從心所欲不逾矩的自由,都是這一浪漫書寫難掩的華彩。

徐則臣徐則臣

  青年作家徐則臣的《北上》是一部出人意料的作品。這幾年,大運河已經成為談論中國文化必提的重要象征,大運河題材成為多種藝術樣式扎堆的地方。在讀者的想象中,這樣的創作應該都是非常“大”的制作,包括大題材、大主題、大敘事、大場面,《北上》的成功恰恰在于不為“大”所綁架,注目于運河畔的日常生活,專心于運河對人世、對人心的塑造,而在結構上的現代主義探索,也使作品舉重若輕,虛實相生地為我們提供了百年中國生活的圖景,提供了中外視角下的中國歷史變遷圖景,呈現了大運河的文化意義和人們對精神世界的追尋。

  陳彥是戲中老手、小說新人,其《主角》的特點是以文寫戲,以戲入文,這是中外文藝的傳統,陳彥卻老調再彈,唱出了中國的新意。小說以秦腔演員憶秦娥幾十年的人生起伏為敘事線索,不僅為當代文學人物畫廊奉獻了一位血肉豐滿、性格鮮明的名伶形象,更將個人命運與中國近半個世紀的歷史水乳交融地呈現。作品大起大落,悲喜交集,于起落榮枯中說盡人世滄桑。作品主線聚焦突出,而又極盡鋪陳之能事,可以說是戲中有戲,戲外有戲。

李洱
李洱

  《應物兄》無疑是這五部作品中最具探索性和先鋒性的作品。這部作品可供闡釋的地方非常多,它對中國當下思想界、知識界的反映,對不同的知識分子形象的刻畫,對古老文化特別是儒學命運的思考,以及百科全書式的知識呈現等等,使這部作品卓爾不群,可謂憂時醒世之作。我最看重的則是它對長篇小說文體的貢獻,這部作品幾乎沒有傳統意義上的情節,煌煌兩大卷,幾乎都由“話語”構成,“說”成了小說最主要的敘事體式,作品在書面世界中將言說的魅力充分顯示了出來。

  如今,“茅獎”獲獎作品已經成為中國當代文學的重要樣本與標桿,江蘇文學更于其中熠熠生輝。只要繼續堅持為人民的導向,堅持貼近現實,努力創新,江蘇文學一定會再創佳績,奏響新時代的黃鐘大呂,為文化強省的建設,為新時代中國文學作出更大的貢獻。

  (作者為著名文學評論家、本屆茅盾文學獎評委之一)

(來源:交匯點)

中國作家網 巴金文學館 新華網副刊 新華網圖書頻道 新聞出版總署 中國詩歌網 中國國家圖書館 湖南作家網 廣東作家網 作家網 北京作家網 山東作家網 貴州作家網 中國藝術批評 中國文聯網 浙江作家網 上海作家網 蘇州文學藝術網 湖北作家網 遼寧作家網 河北作家網 中國詩詞學會 海南省作協 陜西作家網 江蘇文化網 鐘山雜志社 張家港作家協會 江西散文網 中華原創兒童文學網 福建作家網 鳳鳴軒小說網 百家講壇網 東北作家網 四川作家網 中國報告文學網 醉里挑燈文學網站 忽然花開文學網站 東方旅游文化網 宿遷文藝家網 浙江蕭然校園文學網 張家港文學藝術網 江蘇散文網 中國詩歌網 江陰作家協會網

快乐十分20选8走势图